云计算

    巨头角逐云市场:争夺开发者 价格激战

         [ 腾讯科技 转载 ] 暂无评论

      国外媒体日前发表分析文章称,谷歌(微博)、微软和亚马逊目前正在移动设备和网络服务领域展开激战。不过它们之间最新的战争确是无形的:计算功率。

      微软和谷歌正逐渐设法在有利可图、向数千家租赁计算存储和超级计算机的业务上击败亚马逊。通过亚马逊云计算服务部门(Amazon Web Services,以下简称“AWS”),亚马逊统治着这一市场。AWS帮助企业处理数字任务,如通过互联网播放Netflix的电影,及帮助保险顾问公司Validus分析交通事故记录等。

      如今,亚马逊正试图把AWS推销给许多的大型公司,而这些企业则是微软业务的根本。微软和谷歌当前正寻求收购那些一直是AWS最佳客户的创新企业。

      正因为如此,三家公司正在不断相互挖角员工、削减产品价格、颠覆长期确立的战略,从而控制科技产业这个增长速度最快的领域,也就是“云服务”。

      谷歌前高级副总裁、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合伙人比尔·库格伦(Bill Coughran)表示,“科技产业的大战已经扩展至业务的方方面面,晕服务目前是最新的战场。虽说亚马逊已经捕获了开发者的芳心,不过谷歌和微软正在不断取得进步。”

     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软件创新公司Firebase就从这场战争中受益。当Firebase创办之初,亚马逊便向其提供了1.2万美元的AWS服务额度。亚马逊的另外一家竞争对手Rackspace Hosting,则提供了3.6万美元的免费服务。通过公司投资人恩颐投资(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),Firebase甚至还获得了来自微软和亚马逊的收购要约。

      Firebase联合创始人詹姆斯·塔姆普林(James Tamplin)表示,他的公司最终选择了AWS服务,“主要是因为亚马逊已拥有更先进的基础设施。”

      Firebase当前向亚马逊按月付费,因此当用户访问Firebase的网络服务时,登录的是AWS的服务器,而不是Firebase自己的服务器。塔姆普林拒绝透露该公司向AWS的付费标准。不过顾问公司麦肯锡去年秋季测算,企业购买和维护一台小型服务器的平均价格为31.55美元,而AWS和其它云服务的收费标准平均为16.06美元。亚马逊、微软和谷歌都没有透露过它们的云产品营收情况,不过市场调研公司IDC预计,“公共云”服务目前是信息技术产业增长速度最快的领域之一,去年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400亿美元之巨。

      另外一家市场调研公司Forrester Research预计,亚马逊目前控制着公共云租赁计算能力和超级计算机市场大约70%的份额。《华尔街日报》预计,AWS目前每年通过这些服务获取了超过20亿美元的营收。

      利益攸关的并非只是收入。通过云服务,亚马逊、微软和谷歌同时也在争夺软件开发者的忠诚;随着时间的推移,向企业销售他们更多的服务。

      自亚马逊2006年推出AWS服务以来,该公司在云市场几乎未遇挑战,这也让亚马逊有机会在这一新兴市场占据了统治地位。AWS的崛起,同时还得到了Zynga等科技创新公司的辅佐,因为这些创新企业发现,让亚马逊管理他们业务所需的软件和服务器更加简单、也更为便宜。

      不过从去年夏季起,云战争逐级升温。去年6月份,微软彻底大修了自己的云服务“Windows Azure”,并在该服务中加入了许多与AWS类似的服务,如租赁更多灵活“虚拟计算机”的能力。

      同月,先前已经涉猎云服务市场的谷歌,推出了名为“Google Compute Engine”的服务,准许企业在谷歌管理的计算机上运行它们的网络应用。

      它们很快便在价格上展开激战。去年秋季的一周,谷歌宣布将把计算存储服务的价格下调20%,每GB每月的价格降至9.5美分。亚马逊很快也把服务价格降至与谷歌相同,从而带动谷歌再次宣布降价,把每GB每月的价格降至8.5美分。微软在几天之后也宣布,把Windows Azure的服务价格降至与两家竞争对手相当的水平。亚马逊此前已表示,该公司已经25次下调了AWS的服务价格。

      就谷歌而言,该公司的服务依赖的是自身的履历。谷歌“云平台”部门主管沙列什·劳(Shailesh Rao)表示,“我们服务的基础设施在过去14年支持了谷歌的谷歌网站、YouTube等网络服务,目前我们把它提供给了你们。”

      亚马逊、谷歌和微软和还相互挖角员工,这也导致诉讼不断出现。去年10月,亚马逊起诉跳槽谷歌的前高层丹尼尔·鲍尔斯(Daniel Powers),原因是担心这位高层向谷歌转移在云计算领域的诸多商业机密。去年12月,美国一家联邦法院裁定鲍尔斯直至今年3月才能加盟亚马逊,以防止鲍尔斯使用亚马逊的商业机密,挖角AWS现在、以前或是潜在的客户。亚马逊、谷歌和鲍尔斯本人均对此判决结果未置可否。

      亚马逊同时还招募了更多的销售人员,并通过企业技术“零售商”来销售AWS服务。亚马逊在去年11月宣布,新指派了15家“首要”零售商,帮助公司向企业销售AWS服务。帮助企业管理和使用AWS服务的ScaleXtreme公司首席执行官纳德·穆查恩达尼(Nand Mulchandani)表示,“亚马逊认识到,该公司必须迎合企业用户的需求。”

      与此同时,微软也在加速讨好科技创新企业--通常是AWS的“最适客户”。微软负责Windows Azure业务的总裁萨蒂亚·纳德拉(Satya Nadella)定期亲自飞往硅谷,询问如何对业务进行改进,让它更好的适应于科技企业,并向大型企业询问有什么样的需求。

      微软官员和一些企业科技产品买主表示,亚马逊当前低估了向大企业销售科技服务的难度。微软Windows Azure业务产管理总经理比尔·希尔夫(Bill Hilf)表示,“亚马逊在企业领域的战斗还没有准备好。”

      AWS副总裁亚当·塞利普斯基(Adam Selipsky)表示,亚马逊不会对市场竞争形势进行讨论。他补充说,“传统科技公司”业务相互矛盾,不适合向客户在云服务问题上提供忠诚的建议。

    标签:SaaSPaaSIaaS

    周关注排行榜

    产品品牌

    文章推荐

    互动沙龙

   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返回首页
    专家咨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