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计算

    对话马云:如何保护大数据时代下的隐私

         [ 网络 转载 ] 暂无评论

      马云:如果你一开始做的是B2C的网站,你就应该放弃平台梦想,如果你一开始做平台的,你就忘掉自己做B2C的想法,最怕是两头跨。你刚才讲的我完全理 解,平台在中国这个市场上会出现平台,一两家平台或者三四家平台,超过10个平台的可能性没有,平台真正变成生态系统的时候,它会越来越大,所以其他的平 台很难,基本上你是没有赢的可能性。

      吴小莉:在互联网技术的突破之下,这么多年我们一直谈信息经济,它有一个很大的原因,是因为它的数据,我们来看一个数据的神奇力量。

      在过去,我们是这样生活的

      在今天,我们是这样生活的

      可是,当你享受上帝般的待遇时,如果你遇到了这样的事情,你还能谈定么?

      这位父亲的女儿只有16岁,可是家里却接到了商场关于怀孕用品的促销卷。天呢,这不是开玩笑吧,于是,父亲的怒火燃烧了,他去了商场,讨还公道,商场也因 此道了歉。可是上帝也有走眼的时候。神哪,她真的怀孕了。没错,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例,它就发生在美国,这一切的原因都来自于一个新名词,大数据。这家让父 亲反腐抓狂的超市,建立了一个数据模型,选出了25种典型商品的消费数据,构建了怀孕预测指数,通过这个指数,他们能够在很小的误差范围内,预测到顾客的 怀孕情况,因此,他们早早的就会把孕妇优惠广告寄发给顾客。在未来五年,只要你刷信用卡,使用优惠券,邮寄退货单,访问官网,所有这一切行为,都会成为你 在虚拟世界里的身份识别,同时,还会对号入座的,记录下你的人口统计信息,年龄、是否已婚、是否有子女等等,都会被记录下来。并且经过计算机来预测你的需 求,没错,就在未来五年。

      吴小莉:马云刚才看片子的时候在摇头,我想知道您为什么摇头。

      马云:这个是拿着冲锋枪当棍子使的一种例子,数据时代不是这样,这还是把数据当分析在看,数据时代的核心不是分析数据,而是分享数据。信息时代是基于我比 别人聪明的基础上面的,你收集了很多数据,然后你编好以后给别人,这称之为信息处理过的。数据是相信别人比我聪明,你把原始数据交给别人了,让比你聪明的 人去处理,数据还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,数据是越用越值钱,它这个不是一瓶水,你们喝他的水,我喝过以后,不能给别人喝了,这些东西就怕,衣服我穿过了不能 给别人穿,数据是我用过以后,你用以下,再增加增值,你用过,他用过再增值,也就是越用越增值,越用越值钱,分享的越多,它越值钱。我觉得这是我们对数据 的理解。

      吴小莉:对数据啊,杨睿尘她是又爱又怕。

      杨睿尘:因为数据是被记录的,它就会有泄漏隐私的风险,今天买了房,可能明天就会有装修公司给您打电话,那么今天上午印刷了名片,下午就会收到代开fp的 信息,这些都是数据时代给我们带来的一些隐患,您是怎么来看待这些大数据,然后会怎么样来做一些措施,去保护顾客的这些隐私?

      马云:隐私问题是数据时代必须要跨过的一个坎,汽车刚造出来的时候,所有人担心的是会轧死多少人,银行刚成立的时候,谁说我把钱存在银行里,我放在我枕头 底下更安全,但是,近百年的发现,银行能够处理这些问题,所以我自己觉得是表示乐观。我相当乐观对未来,因为我解决不了的问题,不等于别人解决不了问题, 你解决不了问题,不等于别人解决不了,一定会有人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    吴小莉:首先把数据准备好。

      马云:对。

      吴小莉:怎么样解决使用数据的问题。

      马云:你不去做,你永远不知道它能不能解决。你要问我具体我怎么怎么做一个产品,能够防范隐私问题,我今天讲实话,我不知道,因为我们还没有这样的产品。 但是我们一定会有这样的产品,所以我觉得我们这几年,反正数据也不知道该怎么挣钱,干脆就做一些基础工作,把信用体系建好。

      吴小莉:那我能不能够理解,在隐私的问题还没办法解决之前,你这种跨平台的融汇,或者信息的分享是不好进行的。

      马云:现在已经开始进行,只是我没把它变成商品,被别人开始随意地应用这些隐私出去。我们必须做到,像银行保护你资产那样,保护你的隐私。只有这样大数据 时代对消费者,对别人才会有用。我想这是一个承诺,不等于不会犯错,但是我们一定不会刻意去犯这样的错,或者犯很愚蠢的错。

      吴小莉:不论您是要做大的生态体系的平台,还是数据公司,可能很重要的一点,大家会问,未来到底是一个企业,还是一个社会,或者是一个公权力机构,它的边界会在哪里?当这个生态体系越来越大的时候。

      马云:这也是困惑我很大的一个问题,我们现在淘宝近5亿的注册用户,1%的人是混蛋,我就每天多500万混蛋,500万混蛋里面有1%是非常坏的混蛋,我 每天有5万人给我惹麻烦,我们做了很多zf该做的事情,不是我们想做,而是我们不得不做。有一个其他国家的领dao人跑我这里来说,哎呀,你这个网站上的 人口,比我们国家的人口都多多了,我说是,够复杂。后来我们讨论,他说马云我比你复杂,你可以开除你的员工,我不能开除我的公民。我觉得他讲得有道理。

    周关注排行榜

    产品品牌

    文章推荐

    互动沙龙

   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返回首页
    专家咨询